但是太武帝命令崔浩和其他人一起编写了一本魏国的国史,这本书本来只是皇帝留给皇室后代看的,可崔浩却听信了他人的谗言,在天坛东三里处,营造了一个《国记》和《五经注》的碑林,而石碑树立在通衢大路旁,引起往来行人议论。

3、海蚌公主恪靖嫁到蒙古后,深感自己身上沉重的使命,并没有因自己是大清公主而傲娇,反而恭俭柔顺,不待皇家之骄,娴于礼教,她的府邸,修建在归化城,就是现在的呼和浩特,俨然就是独立王国,不但不受归化将军和督统衙门的制约,将军还得去给她跪安。

所以皇权并非如你所想,它同样受到制衡。